学者向人民网记者表示
2020-11-14 05:36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延退要经历很长时间才能提高5到10岁,我们必须早做准备,否则到时候就太晚了。”齐传钧说,“我们曾经就中国老龄化速度做过课题研究,我国老龄化起步水平比较低,但是发展特别快。2000年我们进入人口老龄化的时候,与发达国家的差距是40年,但一路到2050年,基本上就会把这个差距追上。西方国家经过上百年,我们老龄化来得太快。中国很多问题很仓促,只能在矛盾的互动中加以解决。”

两个部分的设计都致力于让人们自觉自愿提高缴费年限,但考虑到现实情况和人们的观念,缴费年限只定为15年。此前,媒体一度传出“多部委已就延长养老保险最低缴费年限达成共识”的消息,但被人社部副部长胡晓义否认,他表示相关部门并没有对此发表意见,目前仍是鼓励参保者自愿延长养老保险缴费年限。

目前民间舆论对延迟退休一个较为普遍的看法是,此举的主要目的是为了推迟领取养老金年龄,增加缴费总量,以缓解养老金整体缺口。延退的反对者认为,不能为了弥补亏空,强迫人们晚退休、多交钱。

“人的预期寿命的延长和受教育时限的延长,肯定使得人生周期各阶段的比例发生变化。以这个为最根本出发点,我们可以计算出一个合理的退休年龄。这样的话,退休年龄其实是我们的一种目标。但如果只是为了弥补缺口,它就成了一个手段。实际上,在退休的问题上,影响因素特别多,有经济的、管理的,也有个人内在的选择,真正把退休年龄当做非常有效的手段,可能很困难。”

目前的共识是,就算要延退,也只能小步走。但步子多小,用多长时间走完,却并没有形成共识。清华大学向人社部提交的养老保险一揽子改革方案方案中,男女的退休年龄均被延长到65岁,整体用时15年。但褚福灵认为,整个延退或许要用30到50年才能完成。

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会保障中心秘书长齐传钧明确向记者表示,他并不支持现在就延迟退休,因为现实中,五六十岁的人就业能力已经比较弱,整体医疗保障又不够发达,许多人的生存状况不佳。但他同时承认,中国老龄化速度太快,逼得延退一事已经“等不起”。

专家观点:延退目的并非缓解养老金缺口

记者 刘茸

这并不是唯一的分歧点。不少政策建议者提出,我国的劳动者具体情况千差万别,实行“一刀切”的延退本身就是一种不公,他们认为,弹性退休制是既能因应个人现实,又能减少延退公众阻力的一种可行方案。

与“延迟退休”话题相关的内容至少有三项:其一,涉及一个人停止工作,或与用人单位劳动合同自然终止的年龄;其二,涉及一个人开始领取养老金的年龄;其三,还涉及一个人领取养老金之前的缴费年限。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政策研究中心秘书长唐钧就认为,亏空应该靠政府财政拨款来弥补,须与延退的政策目的切割开来:“上个世纪90年代,很多国家采取延退政策,但不是为了节省养老金。由于人口老龄化严重,劳动力不够,他们希望本国的老人多干几年。”

但很多专家普遍认同,这不是一个单纯的专业问题,而是政策问题,涉及养老金、劳动力供给、公共服务水平等众多方面。中国人民大学中国社保研究中心副教授杨俊对人民网记者说,延退既可能是一个目的,也可能是一种手段。

目前我国实行的制度允许一个人在缴养老保险15年之后开始按月领取养老金,分为基础养老金和个人账户养老金两个部分。其中基础养老金数额不高,约相当于退休时本人指数化月平均缴费工资的15%,但每多缴一年这个比例能够增加1%;而个人账户养老金以缴费总额为基础计算,总额越高,数目也越大。

褚福灵认为,现在我国对养老金缴费最低年限15年的规定太短。“今后不能说交15年就万事大吉了,下一步这个年限要提高,我想至少提高到30年,”褚福灵说,“也就是说,你要领到正常或者达到一定替代率水平的养老金,比如替代率达到50-60%的养老金,你缴费要达到30年,而不是15年。”他认为,国际上所见皆是缴费35年以上甚至40年才可以领取养老金的事例,相比之下,中国15年的缴费时限显得过短而难以持续。

如果中国的经济和社会发展水平进一步向这些国家看齐,伴随老龄化的加速发展,延退或是不可避免的选择。但何时开始?以何种步调进行?

延迟退休的另一面:提高缴费年限

白天亮认为,弹性退休最大的难度,在于实施中可能诱发新的不公。“自己想延退,单位未必想留;单位领导认为自己延退理所当然,员工未必这样想。前者容易产生‘权钱交易’,后者容易产生‘一言堂’或‘暗箱操作’,都带来了不公平。这在有编制限制、‘一个萝卜一个坑’的事业单位更复杂。”

延迟退休已“等不起”? 专家观点有共识、有分歧

学者向人民网记者表示,对延退的反对实际上成为许多人对双轨制等问题长期积怨的一个“出气筒”,但同时也是一种真切的担忧,担心养老改革会进一步损害其切身利益和社会公正。

目前世界主流的男性退休年龄仍是在60岁-65岁左右,女性退休年龄与此持平或略低。但近年来,发达国家的确显示出提高领取退休金年龄的倾向。如美国从2000年开始逐步延长退休年龄,计划到2027年延长至67岁;德国从2012年起执行延退,计划到2030年将退休年龄提高至67岁;其他如日本、法国、英国、马来西亚等都正在计划或执行各自的延退政策。

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显示,2010年我国人口平均预期寿命达到74.83岁。依此计算,如果男性在60岁退休并开始领取养老金,平均可领取15年,而如果此前缴费时间是按最低年限的15年,那么平均领取比例正是褚福灵认为不可持续的“交一年领一年”,女性则还要更短。

近年来,但凡提到养老金改革,几乎无法绕开“延迟退休”这个话题,历史遗留问题、政策公平性、延退背后的考虑等等,每个具体问题都引发新的言论交锋。

在熟悉养老保障的专家看来,延迟退休政策的本质到底是什么?

但也有专家并不同意此看法。中国社会保障研究中心主任褚福灵就强调,我国如果实行延退,出发点不是弥补亏空,而是适应人均寿命延长的现实。“养老保险有一个内在的逻辑,即缴费年限和领取年限要有一个比例。比如你交两年领一年,或交一年领一年,这个制度就很难持续了。”

很多人进而指出,养老保险双轨制才是弹性退休可能引发争议的最大原因所在。机关事业单位人员早退或晚退,都会被理解为利用政策优势趁机多捞一笔。白天亮认为:“如果双轨制不及时加以妥善解决,任何有关退休年龄调整的风吹草动,都会让人将其与双轨制本身存在的不公平联系起来并进行放大,招致更大的不满。”

2010年,上海开始试点弹性退休制度,将男性和女性的退休年龄柔性放宽到最高65岁和60岁,允许当事人自行选择。延退期间,企业及个人仍按规定缴纳基本养老保险费和工伤保险费,但不再缴纳医疗、失业及生育保险费。

杨俊也表示,现在西方国家正开始意识到延迟退休对整个国家来说有巨大意义,刺激劳动力的供给、平衡社会发展和财政压力,因而许多国家会使用一些手段刺激国民延迟退休年龄,提高全额养老金的领取年限就是其中最典型的方法。

“我们的退休年龄在世界范围内来看已经相对偏低,因此要提高。内在的制度可持续逻辑就是,缴费年限和领取年限要有一个合理的比例。”他认为,这个合理比例应是交三到四年领一年。

若延退势在必行 将如何进行?

编者按:世界主流的男性退休年龄在60岁-65岁左右,女性退休年龄与此持平或略低。近年来,发达国家显示出提高领取退休金年龄的倾向。美国从2000年开始逐步延长退休年龄,计划到2027年延长至67岁;德国从2012年起执行延退,计划到2030年将退休年龄提高至67岁;其他如日本、法国、英国、马来西亚等都正在计划或执行各自的延退政策。中国近年来,延迟退休政策一直在争论中处于舆论高地,全民意见不一。那么,中国在高速老龄化的当下,是否该推行延迟退休?

究竟最科学的比例是什么,尚无定论。人民日报记者白天亮曾就养老保险问题多次采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他表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副部长胡晓义曾告知他,对于养老保险的专业调研早在2005年就已开始,持续至今。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touchteam.cnhga010手机版安卓_金沙手机app平台_金沙手机app_手机棋牌平台_手机金沙网投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