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清晰可见已经干涸的斑斑血迹
2020-06-28 05:06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在汝州市卫生局医政科,一男性工作人员打电话向小屯镇卫生院了解情况,对方告知该工作人员,张文立不是医生,诊所属于非法诊所。“他啥证都没有,这也就是说的那种黑诊所,我们只是管理有证的,监管问题在于卫生监督所。”

曾有病例报道:某患者因下肢大隐静脉曲张在某“名中医”处接受多次放血疗法,因为曲张静脉的压力在放血后会暂时缓解,当时症状自然减轻,但是血液循环会很快重新充盈,无法从根本上解决实际问题,而多次的放血操作导致患者皮下炎症严重、粘连广泛,最终给手术带来很大的困难。

19世纪初,苏格兰军医alexander hamilton第一次采取前瞻性临床对照研究,发现接受放血治疗的患病士兵组,其死亡人数远高于不放血组。同时代的法国医生pierre louis历时7年,通过对大量病人的临床观察,也得出放血疗法没有明确疗效的结论。理论的更新和实践的总结最终使放血疗法为主流医学所摈弃。

汝州市小屯镇朝川村11岁男孩儿洋洋(化名),因喉部肿痛在学校打电话给妈妈让带去看医生,洋洋被妈妈接回家后去了邻村一个无证行医诊所,不曾想这一去竟然把洋洋带上了一条不归路。汝州市卫生局医政科工作人员告诉映象网记者,该诊所目前没有任何手续,行医者也不是医生。映象网记者从当地村民口中得知,该诊所出事之前已在当地行医多年。针对无证行医在平时是如何监管?汝州市卫生监督所孙东彪书记在接受映象网记者电话采访时表示,“接到投诉将严厉打击。”

娄女士告诉映象网记者,15日下午5点30分左右,张大夫对洋洋进行了简单的病情询问,“他让洋洋张开嘴巴,又拿了一个塑料器具压住洋洋的舌头看了看喉咙,然后说是扁桃体发炎了,放一点血就好了。”娄女士说,张大夫说完后就让洋洋坐在了凳子上,“只看到他拿了一个足有15公分左右长的小手术刀,在孩子的喉咙里边划了几下,整个血浆就从孩子的嘴里喷了出来,后来流不及又从孩子的鼻孔里边往外喷。”娄女士哽咽着说,这时候她才发现事态严重,她急忙让大夫止血,“当时他还说没事儿属于正常,划破了哪能不流一点血,但那整个是往外喷血,孩子在当时难受的蹬腿,不到3分钟的时间,孩子可不中了。”娄女士对映象网记者说,看当时的情况估计是手术刀划破了洋洋喉部的动脉血管。

19日下午,在娄先生的带领下,映象网记者来到位于汝州市小屯镇的时屯村。在现场映象网记者看到,娄先生所说的诊所其实就是一栋带庭院的两层居民住宅楼,大门口已被洋洋的家属挂满了纵横交错的白色横幅。大门外右侧的台阶处,该诊所之前矗立的两个大招牌已经被人拆除,面朝街道的两扇大玻璃门上,还醒目贴着“祖传专治烂嘴、包治咽炎”的红色字样。走进诊所内,一股浓浓的药味儿扑鼻而来,在靠近通往庭院门口的地板上,一小堆儿锯末包裹着团团带血的卫生纸堆在地上。(如图)洋洋的舅舅娄先生说,这就是事发时洋洋从口鼻内喷出的血浆。诊所内就诊桌旁边的一个小凳子和挂帘上,还清晰可见已经干涸的斑斑血迹,洋洋的妈妈娄女士说,洋洋当时就是坐在这个小凳子上被割破血管后再也没有站起来。映象网记者环顾四周,并没有发现诊所墙体上挂有任何证件。庭院后一楼的大厅内,一口水晶棺静静的停放在里边。楼房客厅的东配房内,几件当时给洋洋用过的医疗器具在面盆的一侧摆放着。洋洋的父亲李某说,当时张大夫发现洋洋不行后,将这些用过的医疗器具进行了清洗。“还有一些器具被公安人员带走了。”

与基于科学理论和循证证据的现代医学相比,传统中医在放血治疗的观念上显得有些因循守旧、缺乏创新。阴阳、脉络、穴位这些概念固然无法走出国门、取信世人,更有部分中医尝试“西学东渐”,宣称放血“不仅只是放出瘀血或毒血那么简单,同时也是对血管壁的刺激,而血管壁上有丰富的神经,有些部位还分布内分泌细胞,因此刺激血管也有可能调节了神经、内分泌系统。”这其实是想借西医之外衣来做自身的包装,缺乏令人信服的理论依据,并不能自圆己说。

而古代西医却是切开血管敞开了放,病情越重,放得越多,真个是手起刀落、血流成河,场面极度血腥。因为操作简便,后来连主刀的重任也由医生、僧侣转交给理发师,“高端”一点的还曾动用过蚂蟥。

今天,即使按照现代医学的观点,放血疗法也没有完全退出历史舞台,还被应用于真性红细胞增多症、血色病等极少数疾病的治疗。前者是因为骨髓异常增生,红细胞数量明显增多,由于目前尚无有效抑制骨髓过度造血的治疗方法,只能通过放血减少过多的红细胞,但也已更多地采取单采红细胞放血而不是放全血。血色病则是因为铁代谢障碍,过多的铁被储存在体内导致组织器官病变,对于这样的病人,除了尽可能减少铁摄入量和使用铁螯合剂,通过直接静脉适度放血也是迅速改善病情的方法。

娄女士陈述,张大夫看到情况不妙就赶紧拨打了120急救中心的电话,然后用诊所的车把洋洋往医院送,在走出村子一公里左右的地方后与来接诊的120急救车会合,“赶紧都把孩子往急救车上抬,随车大夫对洋洋检查后说已经没有生命迹象了。”娄女士说,这时候她才慌忙通知自己的丈夫和洋洋的舅舅。

洋洋的妈妈娄女士向映象网记者哭诉,儿子洋洋今年11岁,事发前在汝州市莽川镇读小学六年级,因为是寄宿学校,每隔10天才回来一次。“15号下午星期五,洋洋在学校打电话给我说喉咙肿疼,要我去学校接他去看看病,回来听别人说这个诊所专治喉咙都好多年了,在附近也有点小名气,就带着他过来了。”映象网记者从娄女士家属提供的一张名片上看到,该诊所的开办人叫张文立,名字后方缀有“喉科医师”字样,但没有显示诊所的名字。

放血疗法,顾名思义,就是通过引流患者特定部位的血液,以达到疾病治疗效果的医学方法。与其它治疗相比,亦中亦西是其特殊之处,在传统中医和西方医学的历史上均占有重要地位。

“凌晨3点多,汝州市卫生局带着小屯镇卫生院的人赶到了现场,简单问了情况后把大门外的两块儿大牌子给拆走了。”洋洋的舅舅娄先生说,事发后曾有两个村干部找他谈赔偿的问题,“说是受镇里委托,当时我就没答应,就想把行医者先抓起来。”

在历史上无数次治疗实践中,人们的确能看到放血疗法起到了改善某些症状的作用,但这需要排除疾病自愈、心理暗示等各种可能,其机制、作用值得进一步研究,迷信当前认知、一味进行否认并不是科学的态度。

需要强调的是,“放血”毕竟是有创操作,存在诱发血栓、增加感染、失血过多等潜在风险。在缺乏必要监管的情况下,容易被一些“江湖游医”、非正规医疗机构盲目滥用。

日前,映象网记者接到汝州市小屯镇村民娄先生电话反映,称自己11岁的小外甥在该镇时屯村一诊所内,被大夫用手术刀割破喉咙失血休克死亡,当事大夫已经逃跑。

在小屯镇的时屯村内,映象网记者向当地村民了解该诊所的行医情况,多数村民不愿透漏信息。但在村口外,映象网记者通过打探,村民称这家诊所已经经营多年。一家在村里经营多年的诊所在当地有没有行医资格?家属所说的张大夫有没有医师资格证?带着疑问,映象网记者来到了汝州市卫生局了解情况。

随后,映象网记者又电话联系了在外地开会的汝州市卫生监督所主持全面工作的孙东彪书记,他在电话中告诉映象网记者,对于时屯村黑诊所一事,法制科已经准备相关材料和公安部门对接,目前的材料还不完备,还需要补充。针对诊所无证行医多年,平时怎样监管的问题,孙书记表示:“有举报的了将严肃查处。”

传统中医是通过针刺特定位置,放出少量暗红或乌黑色的“恶血”,“血变为止”,操作有相对严格的流程和标准,有一定技术门槛。

洋洋的舅舅娄先生对映象网记者说,得知外甥死亡的消息他就急忙赶了过去,随后让急救车把孩子拉回了诊所。“到诊所他们把大门关了,我使劲在外边拍门喊叫,他老婆在里边回应说再等10分钟才开门,我不同意就继续喊门,大门开后那个大夫已经从后门跑了,这时候我们就赶紧拨打了110报警电话。”娄先生说,当地派出所到现场后又通知了刑警队和治安大队的人,在现场拍了照片并提取走了当时给洋洋治病用的一部分医疗器具。

在西方,医学之父希波克拉底认为疾病是由体液失去平衡所致,放血和发汗、催吐一样,都是平衡体液的方法。古罗马名医盖伦在此基础上建立起一套复杂的放血疗法,影响深远,以至于到了中世纪,放血已成为欧洲大陆包治百病、保健养生的常规疗法。

在东方,中医典籍《黄帝内经》记载“刺小络之血脉”、“菀陈则除之,出恶血也”,认为刺络放血能够治疗癫狂、头痛、暴喑、热喘、衄血等病证,历代中医均凭此活血理气,外泄内蕴之热毒,“攻邪最捷”。

1799年,美国首任总统华盛顿在简单的着凉感冒后,没有及时有效治疗,反被医生依据当时观点放掉至少一半的血容量,直至死亡。类似的临床教训大大增添了人们对放血疗法的质疑与不安。更多的具有科学思维的医生则把着眼点从个例扩展到群体。

到了近代以后,东、西方差异出现了新的变化。中医继续固守前辈的金科玉律、云篆瑶章。而在西方,随着解剖学、生理学、病理学、微生物学等医学基础学科的奠定与完善,“体液平衡”等放血疗法的理论根基被动摇,西医开始对所谓“理所当然”的万能疗法进行反思与检讨。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touchteam.cn黑龙江省富锦市僮才酒店管理有限公司 - www.touchteam.cn版权所有